我的书架
小说社区
书库 • 全本
玄幻 • 奇幻
武侠 • 仙侠
都市 • 言情
历史 • 军事
游戏 • 竞技
科幻 • 灵异
您当前所在位置:哎呦文学网>>武侠世界的慕容复

第七百一十一章 (抱歉,忘记分章了)

更新时间:2019-05-01  作者:非语逐魂
武侠世界的慕容复 第七百一十一章 (抱歉,忘记分章了)
龙钦四下扫了一眼,龙家、木家弟子酣战至此,可谓是死伤惨重,此刻还能站在场上的,只余下七十来个,那二十个昆仑奴却是一个都不剩了。

昆仑奴力大无穷,身体彪悍,可惜的是速度不过,行动笨拙,只要碰上身法灵动的对手,便极易被纠缠住,随后被围攻至死。

龙钦眼中闪过一丝心疼,这些高手可不是寻常弟子,尤其是昆仑奴,本该放在大型战场上才能发挥其全力,近日天剑即将出世,他便将昆仑奴悉数唤了过来,布置在铸剑池外围,没想到竟是全军覆没。

心中不由生出一丝后悔的念头,早知道就该连普通弟子一块儿带来。

原来他为了保密起见,只将张三、李四等精英弟子布置在周围,普通弟子则一个都没有。

不过李家、唐家以及中原群雄也不好过,人数锐减了六成之多,这其中,李家和唐家稍微好点,李家还剩百来人,唐家剩了二十余人,原有三百人的中原群雄此刻仅剩百来个,死伤大半。

倒是方家,在家主方远道的示意下,刻意可留了实力,基本上没多大损伤。

“哼!”龙钦阴翳的扫了一眼八思巴等人,“尔等今日必定要付出代价。”

木天淳目光死死盯着神剑八雄中的赵一伤,仿佛在看一个死人。

“付出代价的是你们!”李振宏厉声喝道,随即瞥了一眼擎天巨剑,目露疯狂之色,扬声说道,“诸位,只要杀了这两个老东西,天剑谁得到便是谁的,老夫绝不相争。”

似是怕众人不信,他又补了一句,“若违此誓,我李家断宗绝脉。”

此言一出,黄裳等人微微一震,盖因这李振宏的武功是众人中仅次于龙木岛主的存在,他们先前出手时,自然保留了几分实力,为的便是防范李振宏,现在听他连这等毒誓都发了出来,自然是再无顾虑。

一时间,绝招尽出,狂风暴雨般的剑气、掌力、银针朝龙木二岛主笼罩而去。

龙木二岛主不甘示弱,身上金光、绿光大盛,各自将功法催动到极致。

众人交战之处,五颜六色的劲气漫天飞射,余波震荡,身形忽隐忽现,令人眼花缭乱。

不多时,只听砰砰两声炸响,两道身影倒飞而出,却是龙木二岛主。

二人身形飞出了好远,一直撞到山壁上,“哗哗”几声,碎石滚动,山壁竟然被撞出两个深坑来,龙木二岛主身子陷进去足有半尺来深。

“噗”,二人齐齐吐了口血,怒目圆瞪,死死看着八思巴等人,就此不再动弹,没了声息。

八思巴被二人看得心里发毛,就欲上前补上两掌,却被黄裳拦住。

“阁下这是为何?”八思巴疑惑道。

黄裳微微摇头,“死者已矣,这二人好歹也是武林宗师,算是我等前辈,不可再行鞭尸之举。”

他这话倒也颇为中肯,龙木二岛主并不算什么大奸大恶之辈,杀了也就是了,若是再对其尸体无礼,那是十分令人不齿的事情。

谁知他话音刚落,却是“嗤嗤嗤”三响,三支凌厉的羽箭呼啸而过,“噗噗”几声,分别射入龙木二岛主的胸口位置。

众人转头看去,却是神剑八雄中的孙三毁和郑七灭。

黄裳眉头微微一皱,冷哼一声,正要说些什么,赵敏却是抢先说道,“这二人与我有不共戴天之仇,我就是将其碎尸万段,也难消我心头只恨。”

“岛主!”

“老祖!”

“曾爷爷!”

龙木两家的弟子见到自家老祖被钉在山壁之上,登时间,悲从心来,痛声呼道。

一部分弟子包括张三李四在内,纷纷舍了眼前的对手,朝龙木二岛主的尸体奔去,但到得石壁前,看清了二位老祖的死状,却又有些手足无措,不敢将其抬下来。

“老祖死不瞑目,先杀了这些人,为老祖报仇!”张三扫了一眼八思巴等人,厉声喝道。

众弟子暴掠而出,不顾一切的朝几大绝世高手扑去。

龙木二岛主一死,李家弟子士气大增,而龙木两家的弟子部分陷入疯狂,部分则是如同失去了主心骨一般,满然无措,心神恍惚。

忽然,“轰隆”一声惊天巨响,整个山腹都颤动了几下。

众人大惊失色,举目望去,却见火池中间的擎天巨剑剧烈摇晃起来,随即“咔咔咔”一阵令人牙酸的声音响起,那巨剑自剑柄处,裂开一条缝隙,并迅速蔓延开来,不过片刻功夫,露出火池的半截剑身已然布满了蛛网般的裂痕。

“不好,这剑要爆了,快躲!”黄裳神色惊惧的喊了一声,一把捞起黄颖便朝石门奔去。

其他人反应也是不慢,离石门近些的人奔往石门,离得远些,只好躲到角落里去。

“轰隆隆”,前天巨剑直接碎裂而开,无数铁块爆射而出。

众人无不色变,逃得慢些的人,直接传出了凄厉的惨叫声,有的迸射,有的身子四分五裂,一些先前装死或是受伤昏迷之人,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,便去见了阎王。

盏茶功夫过去,洞窟中终于平静下来,所有人争相涌入洞窟,当见到洞窟中的场景,纷纷倒吸一口凉气。

偌大一个洞窟,真正成了修罗场,血流成河,尸横遍野,洞窟的山壁上也挂了一些尸体,显然是被铁块带起,插进了山壁里,地面上满目疮痍,一些岩浆从缝隙中喷射出来,所过之处,尸体被熔成了汁。

当然,众人并无暇关注这一切,因为他们的眼睛都直勾勾的望着火池上方,那里凭空悬浮着一柄样式古朴的长剑,滴溜溜转个不停,丝丝光芒垂下。

“天剑出来了,快抢!”也不知道谁吼了那么一嗓子,所有人闻声而动,赤红着双目冲向中间火池。

经历过一场大战后,所有人都杀红了眼,此刻更是杀心大起,只要见到自己前面有人,便毫无顾忌的出手。

一时间,洞窟中再次掀起腥风血雨,而且比起先前更加惨烈十倍,此时此刻,才真的叫无派别之分,人人都是敌人,背后捅人刀子什么的,再正常不过了。

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慕容复,此刻却是盘坐于与巨剑断裂之处,脸色黄如金纸,那是因为失血过多,又置身在这炎热无比的大火炉中,脸色才如此难看,目中透着些许苦涩意味。

原来他先前为天剑注入精血,但那天剑就好似喂不饱一样,几乎将他的血抽干,才停了下来。

这也就罢了,本以为这注入鲜血就跟神话传说中的神兵认主一样,注完血后,天剑应该是立即臣服,然后任他驱使,不料那天剑却是桀骜不驯,丝毫不理会他这个“主人”,

自顾自的冲天而起,不知是不是碰触到剑身顶部的某个机关,“咯噔”一声,数十丈高的擎天巨剑,顷刻瓦解,而天剑也就此停在空中,清鸣之声不断,似是在发泄着心中的喜悦。

不过从天剑上垂落下来的丝丝白光,却是将慕容复包裹起来,原本热不可耐的火池,此刻却是温润了许多,真气也缓缓恢复。

“算你有点良心!”慕容复嘀咕一声,但心中仍是苦笑不已,即便不惧池中热力又能如何,现在的他身子虚弱无比,随便来个二三流的高手,都能置他于死地,更遑论外面那些豺狼虎豹了。

转头看了一眼周芷若,心头微微一松,看来那剑魄丹倒是送了周芷若不小的机缘,但见周芷若的身子被一道浓郁的白光包裹着,身上气息不断攀升,已经冲破了真元境,浑身剑意愈发凛然,隐约还能看到她身前浮着一具骨架虚影。

“没想到芷若也是身具大气运之人啊,连传说中的浣骨洗髓都能达到……”慕容复喃喃一声,眼中闪过一丝羡慕和欣慰。

这浣骨洗髓却是比易筋洗髓要高明得多,直接从根源上将骨头和骨髓中的杂质剔除,具体能得到什么好处,慕容复并不知晓,他也只是在一本古籍上看到过只言片语,上面只说了一句,堪比仙家的脱胎换骨。

忽然,慕容复想起一事,先前在外面之时,他曾见过那些血剑卫在以血侍剑之后,用丹药来补充气血……

想到这,他目光乱转,终于在一块铁块下面,瞟到一个晶莹剔透的小瓶,正是装碧血丹的瓶子,“听康书礼那厮说,这丹丸可以补充气血,提炼血脉,或许就是那些血剑卫服用的丹药了吧。”

当即张手一抓,小瓶自动飞入手中。

迫不及待的将瓶盖打开,倒出一粒拇指大小丹丸,此丹碧绿中带着些许红晕,一缕难以言喻的清香钻入鼻孔。

“咦,跟他们吃的不太一样啊。”慕容复轻咦一声,先前他注意观察过,血剑卫服用的丹丸成血红色或者红褐色,但绝没有碧绿色的,而且气味也带着些许腥味,而手中这颗却没有。

“不管它,先吃了再说,反正也毒不死我!”慕容复稍一犹豫,便将丹丸吞了下去。

“嗯哼!”慕容复闷哼一声,登觉一股热流自心脏处流出,随即遍布全身。

慕容复心中一喜,但马上又面色大变,因为那股热流并没有就此停止,而是在全身各处极速奔走,整个身子都变得炽热无比,好似胸中捂了一把火,快要从里面烧出来了。

“呃啊……”慕容复面容扭曲,疼得头皮发麻,却在这时,洗髓经自动运转,可他却半点也高兴不起来,洗髓经这个时候运行,无异于雪上加霜,疼痛凭增一倍。

那是怎样一种疼痛,深入骨髓,由内而外,没有源头的,恨不得自杀。

约莫一炷香的时间过去,疼痛渐缓,慕容复却感觉如同经历了无数个春秋一般,此刻的她,凌乱的发丝黏在了脸上,那是出了汗,又被烤干才有的情况。

但是慕容复尚未来得及缓一口气,又是一股暖流从心脉处流出,转眼遍布全身。

“还来!”慕容复面色大变,俊逸的脸庞扭曲成一团,身子微微颤抖着,入髓般疼痛,一波接着一波,双手胡乱抓摸,从身侧抓来一块硬邦邦的铁块咬在嘴中,他真的怕自己受不了会咬到舌头。

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慕容复只觉得全身都已经没有任何知觉了,那股疼痛才彻底消下去。

慕容复尚未回过神来,异变再起,四面八方陡然掀起一阵气浪,无数气流狂涌而至,卷起大片大片的岩浆。

好在他与周芷若所出的位置距离岩浆湖面尚有一段距离,否则没被疼死,也会被岩浆熔为汁水。

那些气流拼命的往慕容复体内钻去。

慕容复心中若有所悟,当即撑起身子,全力运转北冥神功,几乎完全干涸的经脉,如同天降甘霖,不多时,便凝聚出一股真元来。

“呼呼呼”,火池中,风声大作,慕容复体内真元越来越多,最后汇聚于丹田,然后沿着无名经脉直贯头顶眉心,再转入任督二脉,如同大江大河般,波涛汹涌,气势骇人。

慕容复知道,自己这是要突破了,虽然还不知道为何会突然有此变化,不过此刻自是全身心的突破再说。

周围风声越来越大,甚至牵动了无数热力,一齐朝慕容复涌来,就连火池上方,也都涌进来大股劲风,只是这些气流似是夹杂着无数血气,呈淡红色。

不多时,慕容复周围便形成了一个血红色的大茧,将其严丝合缝的包裹住。

这番动静,自然是惊醒了正闭目消化剑魄丹的周芷若,但见得慕容复周围的异象,眼中既忧且喜,

又看了上方的天剑一眼,当即退至远处,不知是不是有了剑魄丹的原因,这火池中的炎热,却是奈何不得她了,晶莹的肌肤在火光映射下,莹莹生辉。

当然,除了周芷若之外,洞窟中的众人,也留意到火池上方的异象,那是一个巨大的旋涡,但因为天剑身处旋涡中心的原因,众人还以为这是天剑成型才有的异象,一时间,更加疯狂了。

小半个时辰过去,火池中的异象逐渐平缓,最后消失不见。

周芷若神色一紧,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血红色大茧,只听“咯吱”一声,大茧自顶上裂开一条缝隙,随即又是“噗嗤”一响,裂成数块,散于空中消失不见。

“夫君……”周芷若不由叫唤一声,但见此时的慕容复身上不着寸缕,黑幽幽的头发如同新长出来的一般,身上的肌肤洁白而细嫩,犹若婴儿肌肤一般,能让任何女人都生出嫉妒来。

慕容复陡然睁开眼来,目中血光一闪而过,一道凝若实质的精光看向周芷若。

周芷若登觉浑身寒毛倒竖,那一瞬间,她有种生死尽在慕容复掌握之中的感觉,不过转瞬也就被她抛在了脑后,小心翼翼的问道,“夫君,你没事吧?”

慕容复眼中闪过一丝茫然之色,忽的咧嘴一笑,双手张开,一股吸力猛地生出。

周芷若猝不及防之下,被吸了过去,倒在慕容复怀中,“夫君,你……”

“哈哈……”慕容复欣喜之情溢于言表,张开大嘴便狠狠的将周芷若小嘴盖住,直到她快要喘不过气来,才松口说道,“我的好芷若,你真是我的福星!”

周芷若呆了一呆,顿时明白过来,慕容复定然是有了什么巨大收获,虽然心中好奇,却也没有多问什么。

当然,慕容复也没有要隐瞒的意思,稍微平复一下心情便说道,“芷若,我突破化生境了。”

“恭喜夫君!”周芷若道了一声喜,脸上的喜悦比她自己突破了还要开心,其实她并不知道化生境是什么。

“让你感受一下。”慕容复实在是有些激动,拉着周芷若的手贴在自己小腹上,并示意她运功查看。

周芷若微微奇怪,但还是依言而行,运起功力查探慕容复丹田,周芷若脸色先是一惊,过得半晌,却是檀口轻张,满脸惊讶之色,颤声问道,“夫君,你这是成仙了么?”

她方才先是察觉到慕容复丹田空空如也,但随后却是在丹田中心处,感觉到一颗小拇指大小的丹丸,丝丝浑厚精纯的真元从那丹丸上溢出,这所谓的化生境,竟然与道家经典中常有提起的“金丹”很是相像。

不过那是修仙问道之人,才会在体内形成金丹,而且这种东西虚无缥缈,便是她自幼熟读佛家经典,也从不相信世间真有鬼神仙佛存在。

慕容复微微一笑,刮了她的琼鼻一下,这才说道,“别想歪了,这可不是什么道家的金丹,而是真元浑厚精纯到一定程度,再汇聚全身的精、气、神凝聚而成的,说白了就是真元升华到了另一个层次,所谓的‘天人化生’便是如此。”

“哦。”周芷若似懂非懂的点点头。

“等以后你真元够了,我再教你。”慕容复索性不再多说,反正周芷若离化生境还有一段距离,到时再指点她就是了。

周芷若点点头,她一心系在慕容复身上,对于自身武功,并不如何关心。

“芷若,如此良辰美景,又是双喜临门,你说咱们是不是做点什么庆祝一下?”慕容复上下瞄了一眼周芷若的身子,似笑非笑的说道。

“啊”,周芷若顿时惊呼一声,她这才想起,自从掉入这火池中,便与慕容复坦诚相对,先前面临生死危机还不觉得有什么,但此刻心中却是没由来的一阵羞涩,虽然她已经什么都给了慕容复。

慕容复嘿嘿一笑,一双坏手开始作怪。

“夫君,别……”周芷若吓了一跳,火池外面可是聚集了数百人,在这里做那事,羞也羞死了,万一哪个不长眼的探头往里一看,更是清白都没了,是以急忙阻止了慕容复。

慕容复似是看出了她心中想法,手中动作不停,嘴上说道,“放心,他们现在打得不可开交,不会注意到咱们的,再说了,以我如今的六识,只要有人靠近火池三丈范围,我必能感应到,到时杀了就是,不会让人看到宝贝芷若的。”

周芷若脸色如同春花般红润,羞得不行,但心中爱煞了慕容复,只得任他施为。

过不多时,周芷若已经气喘吁吁的倒在慕容复怀中,不过慕容复却是忽然停下了手中动作,抬头朝火池上方望去。

周芷若一惊,瞬间清醒过来,低声问道,“可是有人来了?”

慕容复轻轻摆手,示意她稍安勿躁,只听一阵张狂的笑声隐约传了进来,“哈哈哈……你们这些蠢货,想不到吧,最后的赢家竟然是我,哈哈哈……”

周芷若眉头微微一皱,这声音有些熟悉。

就连慕容复脸上也闪过一抹讶然之色,二人对视一眼,口中轻声吐出三个字来,“康书言!”

“没想到此人隐藏的这么深。”周芷若感慨道,其实她对康书言这个人并无恶感,甚至还有几分欣赏,只是因为慕容复的关系,才有些不待见他,与他保持距离,没想到对方小小年纪,却是狡诈如斯,

外面具体发生了什么,她并不知道,不过随便一猜也能猜到个大概,康书言必定是一直隐忍躲藏在某处,待众人自相残杀得差不多了,他才出现,掌控全局。

慕容复点点头,“康家每个人都奇怪得很,这康书言做出什么举动,都在意料之内,不过我倒是有几分好奇,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,难道龙木二岛主已经落败了?”

伸出火池深处,他也只能隐约听到外面的人喊打喊杀,金铁交鸣,掌力相碰,却是无法听清具体细节,是以对外面的情况一无所知。

“可是我们这样……”周芷若低头瞥了二人的身子一眼,神色极其为难。

慕容复也开始头疼了,他倒是无所谓,但周芷若可不行,他如何舍得周芷若身子被人看去,哪怕事后杀了这个人也不行。

“要不,你先在此等等?”慕容复苦无对策,终于说出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来。

周芷若白了他一眼,也只能点点头,这里虽然炽热难受,但总算是不会被烤成肉干了。

慕容复双腿微曲,猛地一挺,身子拔地而起,十丈高度,眨眼即至。

扒在火池边上,慕容复小心翼翼探出半个头去,登时整个人都惊了,只见身前凌空浮着一个背影,道道血气自四面八方而来,没入此人身上。

这个熟悉的背影竟然是康书言。

“这是什么功夫!”慕容复探出一只手来捂住鼻子,实在是这股血腥味太过浓重了,他的鼻子又太过灵敏,难以适应。

此刻的康书言长发飘飘,一身白衫已经变得血红,身上气息强大无匹,直逼化生境。

在康书言身前不远处,站着二百来人,身上、脸上都或多或少的带着一些血迹,其中数人慕容复倒是认得出来,李振宏、唐无天,方远道,何足道……

“咦,八思巴也来了?”慕容复不禁吃了一惊,目光再一转,落在葵花老祖身上,登时脸色精彩异常,“还有这老头是谁?居然会护着黄颖。”

压下心头的震惊,慕容复四下扫了一眼,洞窟中的景象比他想象中还要惨烈是被,处处是断臂残肢,身首异处的大有人在,“居然连龙木岛主都死了!”

这一惊可非同小可,慕容复差点脱口说了出来,急忙捂住嘴巴,震惊之余,又是浓浓的失望,这两个老头如此算计他,原本还想好好偿还这两个老头,现在却是没法实现了。

压下心头的异样,慕容复缓缓挪动身形,找了一个众人不易察觉的方位,迅速飞身而起,落于角落中,就地将一具尸体上的衣服扒了下来,也不嫌脏便直接套上了。

“康小子,你……你可是修炼了那门禁术?”李振宏皱眉沉思半晌,忽的面色微变,朝康书言问道。

“哼,”康书言阴冷的声音响起,“什么禁术不禁术,那本来就是我康家的家传武功,你们这些人,明明是害怕我康家实力太强,找了个借口不让我康家之人修炼,当真无耻。”

“话可不能这么说,”李振宏气得差点背过气去,有几分恨铁不成钢的说道,“那门功夫的邪异你是知道的!你怎么能够……哎呀……”

“他到底炼了什么功夫?”八思巴、黄裳等人均是一脸疑惑之色,他们也能感觉到此刻的康书言身上邪气凛然,尤其对方竟然在吸收整个洞窟中的无数鲜血,令人心中发寒。

“这是天罗化血功,”方远道突然开口道。

“天罗化血功?”三个加起来都超过五百岁的老家伙,从未听闻江湖上有这么一门武功,固然这侠客岛孤悬海外,但世间的武学本就源自一道,归根究底,许多武学都有相通之处,但这天罗化血功居然能够靠吸收精血,来增强功力,这是何等的匪夷所思。

方远道深深看了康书言一眼,“天罗化血功能够化他人之血为己用,这还不是最邪门的地方,它最邪门的是,这门武功修炼大成之前,只能吸收与自身有血缘关系之人的血。”

此言一出,众人无不变色,方远道说的很清楚,大成之前,只能吸收亲人的血来练功,而如今康书言能够吸收他人之血,那说明他已经修炼大成了,那得牺牲多少同宗同族?

武侠世界的慕容复 第七百一十一章 (抱歉,忘记分章了)

上一章  | 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目录  |  下一章
Copyright (C) 2012-2012 哎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