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书架
小说社区
书库 • 全本
玄幻 • 奇幻
武侠 • 仙侠
都市 • 言情
历史 • 军事
游戏 • 竞技
科幻 • 灵异
您当前所在位置:哎呦文学网>>噩梦将袭

第八十四章 破局点

更新时间:2021-01-09  作者:佛系面包
噩梦将袭 第八十四章 破局点
次日清晨,众人围坐在了会客大厅的沙发区中。

浓郁的雾气仍旧笼罩着这座庄园,只是由夜晚的黑暗和模糊变成了灰白的模样。

见人员始终不齐,林晟便继续开口问道。

“姚菲菲呢?”

“不知道,有人看到过她吗?”裴弘信问向了身边的几人。

在座的众人都是摇了摇头。

“我们去敲敲门看看,也许是睡过头了。”

顾心谣和柳冬月有些担忧,随即就要站起身来。

“不用了,我去吧。”

林晟其实心中已经多少有些数了。

手持长刀走到202的房间门前,林晟先是轻轻敲了敲门。

见无人应答,林晟便用刀柄向着房门的把手位置猛然砸去。

“噔”的一声,金属制的门把被瞬间破开,林晟随即小心的推开房门,看向房间之内。

两张床上均是空空荡荡的,不存在睡过头的情况。

林晟没有立刻进去,而是看向了窗台的位置。

一条尚未干涸的血痕从其中一张床的一侧开始,一直蔓延到了窗台之上。

屏住呼吸,林晟随即慢慢向后退去,确认着周遭的情况,但并无任何异变发生。

见状,林晟便转身走下了楼。

听见下楼的脚步声,坐在沙发区中的众人便立刻抬起头来。

“怎么样?”

林晟摇了摇头。

“鬼新娘,恐怕是出声了。”

其他几人顿时倒吸了几口凉气。

这才六点十五分左右的时间,鬼新娘在短短的十几分钟内就毫无声响的带走了姚菲菲。

而在场的人员数量已经减少到了七人。

“鬼”的优先目标似乎并不会改变,尽管在过程中估计也会顺手解决其他几人,但目标的优先级始终在姚菲菲的身上。

林晟看向陶同光坐着的位置。

不出意外的话,下一个,就轮到他了。

“当下的情况很明显了,我们不能再离开这幢主楼,凡是在雾中独处过的人,大概率都会变成李光那样。”林晟缓缓开口说道。

“那个鬼新娘……居然还是存在着。”裴弘信推了推眼镜。

“是,之前我和陶同光李光同行的时候,就有注意到和鬼雾相反的方向同样存在着植被变新的现象,加上楼上的现状,所以答案已经很明确了,新鬼不会取代旧鬼。”

“那我们这不是陷入死局了么。”仲磊当即有些紧张起来。

林晟颔首沉思了数秒:

“按照原先的计划,我们可以用转移位置的方式避开那个鬼新娘……”

“但现在由于鬼雾的存在,我们的行动区域被彻底框死在了主楼之中,如果鬼新娘这时候出现在主楼之内,恐怕我们都难逃一死。”

“所以……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在今晚的故事之前,找到解决的办法。”

林晟说完顿时感到有些无奈,此次事件的生路必然是已经给出了充足的提示,但目前进行下来的情况而言,却又难以确定之前两个小组究竟是否违反了信纸上的规则。

这起事件因为无法被解决而不断复苏也确实是有原因的,这才第二个怪谈,眼下就已经变成了“关门打狗、瓮中捉鳖”的局面。

每多讲述一个怪谈,“鬼”的数量就会增加一只,那么五个怪谈结束之后到离开庄园之前的那三天空档期,很可能是会出现五只“鬼”在庄园内游荡着的局面……

不,以当下的情况而言,恐怕众人根本活不到五个怪谈讲完。

“所以今天大家都各自在主楼内部活动好了,一起集思广益一下吧,有什么想法就在群组里说一下,总会有办法的。”陈荣轩勉强安慰了一下众人。

“嗯……除了你们俩。”

裴弘信指了指顾心谣和柳冬月二人。

“你们俩只能看,不能参与讨论,毕竟今晚轮到你们来讲述了。”

顾心谣和柳冬月点了点头。

“此外……林兄弟,你不打算解释一下这东西的由来吗?”

陈荣轩指了指林晟身侧的那把长刀。

此刻由于林晟并未使用超频能力,刀身完全是黯淡黑色的模样。

“别告诉我们你是在工具仓找来的,那边可没这么酷的东西。”陈荣轩笑着补充道。

“知道这些对当下的局面并没有任何帮助,权当我有一些特殊能力就好。”

林晟显然并没有打算解释太多,随即也不等其他人开口询问,便直接打发众人各自回房间去。

回到302房间之后,仲磊便往床上一瘫。

“唉,难道这回真是要死在这了……林小兄弟,还好我们是最后一组。”

“是哪一组都一样,找不到生路就是个早死晚死的区别而已。”

“也是,你有什么想法吗?”

“暂时没有,大家目前只能自求多福了。”

“说起来……你……”

仲磊说到这里露出了一些复杂且好奇的神色,但见林晟并未保持此前的和善随性,反而已经变成了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,想了想还是默默止住了嘴。

林晟一边思考着一边拿出了手机,在群组里面发了一条消息提醒众人。

[如果感受到周围的气温明显下降,就立刻就近躲在柜子、床底之类难以被‘看到’的地方,然后在群内通知所有人。]

随后,再给裴弘信发去了一个私人消息。

很快,对方便给予了回复。

[好。]

和仲磊叮嘱了一句之后,林晟就下楼去往了202室。

裴弘信已经先一步到达,见林晟推开虚掩着的房门之后,二人便一同走到了房间深处。

“是有什么想跟我谈谈的吧。”

“对。”

林晟点起了一根香烟,但只是拿在手中,随手继续开口说道:

“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……”

“嗯?”

“我们该怎样确定,自己是否违背了信纸上的规则?”

“唐才良的死亡应该已经给我们答案了吧。”

“没错……我们都是这么想的。”

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

“无论是事实还是分析,乍看之下似乎确实没什么问题。”

林晟看着袅袅升起的白烟,顿了顿声。

裴弘信没有开口,但也开始凝视起林晟手中的香烟,他有些好奇对方为什么只点不抽。

“信纸上只说了一堆该做的和不该做的,但却从未说过……违背规则的惩罚或者代价会是什么。”

“而之后的事情似乎也在告诉我们……”

“一旦违背信纸规则就会当场死亡,变成唐才良的那个模样。”

裴弘信看见林晟说到这里停住了声,然后突然凑到了自己的眼前。

“但如果说……”

“这是一个陷阱呢?”

裴弘信的大脑此时正在飞速的旋转,但眼前林晟严肃的神情和有些离谱的答案,还是让他顿时感到有些呼吸困难。

林晟意识到自己似乎有些压得对方喘不过气来,于是坐了回去让对方稍微缓和了一下。

半晌。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?”

裴弘信还是感到脑内的想法不太真切,此时有些疑惑地看着林晟。

见状,林晟便继续开口说道:

“唐才良的结局,让我们主观的认为违反规则的结局就是惨死。”

“所以眼下已经讲述过怪谈的两个小组都是没有当场死亡的事实,让我们认为……他们的方式应该是没有问题的。”

“也即是你此前所提到的,‘怪谈不必是真的,只要是在流传着的即可’这一点。”

“他们通过将已知正在流传的传闻事件进行加工,变成了每天晚上可以讲述的怪谈内容,而讲述完成之后,他们也没有像梦中的唐才良那样当场暴毙。”

“讲怪谈,怪谈现实化,我们开始被‘鬼’追堵。”

“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都认为……这是正确无误的标准流程,似乎事态本来就应该如此发展。”

“但信纸上却从未说过惩罚是什么,只是我们经历了梦中唐才良的遭遇,并且看到了他惨死的事实,就给这个‘惩罚’下了定义,即是‘死亡’。”

“但如果……这本来就是‘鬼’想让我们形成的认知呢?”

裴弘信听到这里,顿时想起了林晟此前提及的“生路死路很可能是并行的”这一点。

“可是这一点又如何确认呢?倘若违反规则的惩罚确实是死亡,笃信你所说的话,很可能会导致我们走向歧路……”

裴弘信仍旧是有些需要考量的模样。

“‘十日之内,不可离开庄园’,这句话还记得吗?”

“当然,不然我们为什么非要玩这个怪谈游戏?不就是因为已经被彻底地困死在这里了么。”

“那姚菲菲死了吗?”

裴弘信陷入了沉默。

他回想起姚菲菲尝试过离开庄园,但也只是被划伤了探出去的手指。

如此看来,违反规则的代价……也许真的有可能并非直接死亡。

“所以说……‘鬼’的现实化……本身就是来自规则的惩罚是吗……”

“‘鬼’让我们形成了这种认知,然后顺着这个办法不断的让一个又一个怪谈现实化,最后我们就会被五只鬼彻底堵死在庄园之中?”

裴弘信一边说到这里,一边脑内的想法也开始清楚明了起来。

“我们自以为大家都在遵循着信纸上限定的规则,实际上却是不断的在死路之上一路狂奔。”

“那么……迄今为止我们讲述‘怪谈’的方式,就完全是错误的了,真正的答案应该是第一种理解方式……‘怪谈必须是真的,并且是在流传着的’。”

“是的。”林晟点了点头,“我是这样考虑的。”

“可是我们又该怎么确认怪谈是不是真的?那些事情本身几乎都是捕风捉影的传闻,我们身在这个地方,又不可能能够对每件事情进行详细的追踪调查,除非有一件是我们本身就亲身经……”

裴弘信说到一半突然愣住了。

林晟很清楚对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想法。

“没错……必须要有一件我们这群人本身经历过的灵异事件,那么答案已经很显而易见了不是吗。”

“我知道了……就是我们……来这之前的经历……”

裴弘信的声音有些颤抖。

“我们之间都讲述过彼此的经历……所以相当于是在流传了……”

他没有想到这起事件的难度如此之高,但似乎又是不能够更加简单了。

“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只要将你们来到这里之前的经历叙述一遍,应该就是这次事件的生路所在了。”

“而至于我本身没有经历过你们的相关遭遇,也可以通过讲述其他我自身经历过的事情,况且我还能加入到你们的小组之中,由你们叙述自己的故事,很可能这也是分组的意义所在,只要讲述的那个人能够对应上自己的故事即可。”

见裴鸿信若有所思的模样,林晟也收住了声。

谈话到此……已经可以告一段落了。

剩下的就是告知顾心谣和柳冬月二人。

林晟随即将燃烧着的香烟摁在了桌面上的烟灰缸中,凝视起香烟顶部逐渐熄灭着的模样。

“差不多也该回去了,我等会儿找个机会告知她们俩,你晚些再出去吧,省的被人以为我们之间有什么小秘密。”

“我知道,这种时候……同伴之间的猜忌是不能有的。”

林晟点了点头,随即走出了202室。

现场就只留下裴弘信一人独自站在窗前,凝视着窗外笼罩着的浓浓雾气。

良久,他掏出了那封被他始终随身携带着的写着规则的信件。

“答案……真的就是如此了吗。”

“这起事件是否可以就此顺利的结束掉呢……”

像是自言自语般的呢喃着。

请:m.vipxs.la

噩梦将袭 第八十四章 破局点

上一章  |  噩梦将袭目录  |  下一章
Copyright (C) 2012-2012 哎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